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戌卓雅苑

时光深处,云烟纤缈,法理人生,智莫大焉

 
 
 

日志

 
 
关于我

王永刚:笔名 戌卓,律师/法律顾问,西北师范大学法学院。 不是想称孤道寡,而是相信灵魂永远只能独行。但在独行之中不拒绝同气相投、同声相应者相互的慰藉。

网易考拉推荐

甘地语录 萨提亚格拉哈  

2014-05-17 10:37:23|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的30年里,我一直宣讲并实践萨提亚格拉哈。今天我所了
  解的萨提亚格拉哈,是逐渐演变的结果。
  萨提亚格拉哈不同于消极抵抗,就像北极不用于南极一样。消极抵抗被认为是弱者的武器,为了达到某个人的目的,它不排除使用武力或暴力。而萨提亚格拉哈被认为是最强者的武器,它摈弃任何形态或形式的暴力。
   
  萨提亚格拉哈一词是我在南非发明的,用来表达南非印度人运用了整整8年的一种力量。当时,在英国和南非正在进行以消极抵抗为名的运动。我发明这个词是为了有所区别。
  它的根本含义是坚持真理,因此也就是真理的力量。我还把它称为爱的力量或心灵的力量。在应用它的初期阶段,我发现对真理的追求不允许某人用暴力伤害他的对手,他必须用忍耐和同情来防止犯错误。因为向一个人显示的真理,在另一个人看来可能是错误的。忍耐意味着甘愿受苦。……真理的合理性不在于让对手遭受痛苦,而在于让自己受苦。
   
  可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在政治领域开展的斗争,绝大部分是反对不公正的法律。当你用请愿等这类办法,不能让法律制定者深刻认识到所犯的错误,如果你不愿向错误屈服,可供你采取的唯一方法,是使用暴力来强迫他,或者你个人承受违反法律而招致的处罚。因而,绝大多数时候,萨提亚格拉哈作为文明不服从或文明抵抗的形式出现在公众面前。某种意义上来说,萨提亚格拉哈是文明行为而不是犯罪。
   
  犯法的人偷偷摸摸地违反法律,并企图逃避法律的处罚。文明抵抗者不会这么做。他一直遵守他所在国家的法律,不是由于害怕违法的制裁,而是他认为法律有利于社会的福祉。但有些时候,通常很少见,他会认为某些法律是不公正,以至服从它们是一种耻辱。于是他公开地、文明地违反它们,平静地承受违法的处罚。为了向法律制定者表达他的抗议,他可以停止与政府合作,拒绝服从这样一些法律,违背它们与道德堕落无关。
   
  在我看来,萨提亚格拉哈的美好功效是如此巨大,它的教义是如此简单,以至都可以向孩子们宣讲。我向无数的男女和孩子们演讲过萨提亚格拉哈,他们一般被称为契约印度人,演讲效果异乎寻常的好。
  青年印度,  14-1-’20,  P5
   
  萨提亚格拉哈字面意思是坚持真理,它是真理力量。真理是心灵(soul)或精神。因此,它也以心灵力量为大家所知。它不使用暴力,因为人不可能知道绝对的真理,所以他没有资格去惩罚别人。萨提亚格拉哈一词是在南非发明的,用于把南非印度人的非暴力抵抗和同时期的“消极抵抗”区别开来。“消极抵抗”是用来主张妇女参政权及其它一类的斗争。萨提亚格拉哈不是弱者的武器。
   
  消极抵抗被用于正统的英语,包括主张妇女参政权运动,以及不信奉英国国教的新教徒的抵抗运动。人们把消极抵抗看作是弱者的武器。它避免暴力,但不让弱者参加,如果消极抵抗者认为形势所迫,不排除使用暴力。无论如何,它总是区别于武装抵抗。它的应用曾一度限于基督教的殉道者。
   
  文明不服从是文明地违反不道德的法律。就我所知,这种表述是梭罗发明的,用来表达他对蓄奴州法律的抵抗。他留下一篇杰出的论文,专门论述文明不服从者的责任。梭罗可能不是一位彻头彻尾的非暴力的提倡者。也可能梭罗的违反法律局限于税收法,即付税。然而,1919年文明不服从付诸实践时,它涵盖了违反任何不道德的法律。它显示出抵抗者以文明的,即非暴力的方式无视法律。他招致法律对他的制裁,并高高兴兴地接受监禁。这是萨提亚格拉哈的一部分。
   
  不合作主要是指不与政府合作。在不合作者看来,这个政府已经腐败,它不允许采用上述文明不服从的激烈形式。从不合作的本性上来看,甚至连有理解力的孩子也可以参与,广大群众实行起来也很安全。文明不服从预先假定公民有不畏惧法律的制裁、并自愿服从法律的习惯。因此,它只能作为最后的手段来运用。无论如何,刚开始可以选择少数人参与。不合作就像文明不服从一样,是萨提亚格拉哈的一部分。萨提亚格拉哈包括了为坚持真理而采取的一切非暴力抵抗。
  青年印度,   23-3-’21,  P90
   
  尽最大努力推动萨提亚格拉哈,不用依赖钱财或其它物质的帮助。当然,它的基本形式是不依赖武力或暴力。确实,暴力是这个伟大精神力量的对立面,萨提亚格拉哈只能由那些完全避免暴力的人来培养或运用。它是一种既可以由个人运用,也可以由团体运用的力量。它可以用于政治,也可以用于家庭事务。它的普遍适用性证明了它的永久性和不可战胜性,男人、女人和孩子们都可以运用萨提亚格拉哈。有人说萨提亚格拉哈只是弱者使用的力量,因为弱者没有能力用暴力来对付暴力,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这种迷信是由于英语“消极抵抗”一词的不完备性。认为自己是弱者的人不可能运用这种力量。只有认识到人身上有比兽性更优越的地方,并且兽性总是屈服于它,这样的人才能成为具有战斗力的萨提亚格拉哈战士。这种力量对于暴力而言,因而,对于一切暴政和一切不公正而言,就像光明对于黑暗。
   
  在政治领域,萨提亚格拉哈的运用基于永恒的公理,只有当人民有意或无意地同意被统治时,人民的政府才可能存在。我们不想被德兰士瓦1907年颁布的亚细亚法案控制,这项法案在萨提亚格拉哈强大的力量面前不得不撤消。有两种可能性供我们选择——当政府要求我们服从这个法案时,我们暴力反抗,或者根据该法案规定接受违法的处罚。这就使我们有机会充分发挥并展现了内在的心灵力量,我们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以至触动了统治者或法律制定者同情的心弦。为了达到我们奋斗的目标,我们坚持了很长的时间。这是因为我们进行的萨提亚格拉哈不是最完整的类型。所有的萨提亚格拉哈者不明白这种力量的充分价值,没有人总是信心十足而拒绝暴力。运用萨提亚格拉哈力量的人要过着清贫的生活,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必须毫不介意是否有所需的资金供我们吃饱穿暖。在过去的斗争中,所有的萨提亚格拉哈者都不打算做到这一步,即使有极少数人例外。有些人只是所谓的萨提亚格拉哈者。他们缺乏坚定的信仰,怀着复杂的动机加入斗争行列。还有少数人动机不纯。甚至有些人在进行斗争时,除非受到严格地监督,否则他们乐意使用于暴力。这样斗争的时间就延长了。
   
  如果以完美的形式运用最纯洁的心灵力量,就能使暴力的冲动短暂缓解。为了进行这项训练,延长对个人心灵的培训绝对必要,以至可以让一位彻底的萨提亚格拉哈者接近完美的人,如果不是十全十美的话。我们不会全都突然变成这样的人,但如果我的主张是正确的话,——就我所知它是对的——我们身上的萨提亚格拉哈精神越是伟大,我们就将成为越好的人。
   
  我认为萨提亚格拉哈的运用是无可争议的,它是这样一种力量,当普及时,它将给社会理想带来革命性的变化,结束专制暴政,废除日益增长的军国主义。在军国主义的影响下,西方国家正在呻吟,在穷兵黩武的压力下他们几乎接近死亡,可他们竟然还许诺要横扫东方各个民族。在过去的斗争中,即使只产生了几位愿意致力于成为尽可能完美的萨提亚格拉哈的印度人,在最真实的意义上讲,他们不仅帮助了自己,也帮助了整个人类。这样看来,萨提亚格拉哈是最高尚、最好的教育。它不应该被安排在儿童的普通教育之后,而是应该在此之前,在孩子开始学习写字母之前,在获得世俗知识之前。不容否认孩子应该先了解心灵是什么、真理是什么、爱是什么,以及心灵潜伏着的力量是什么。它应该是孩子学会的真实教育的精髓。在生活的斗争中,萨提亚格拉哈者容易用爱征服恨,用真理战胜谎言,用甘愿受苦来制约暴力。
  青年印度,  3-11-’27, P369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