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戌卓雅苑

时光深处,云烟纤缈,法理人生,智莫大焉

 
 
 

日志

 
 
关于我

王永刚:笔名 戌卓,律师/法律顾问,西北师范大学法学院。 不是想称孤道寡,而是相信灵魂永远只能独行。但在独行之中不拒绝同气相投、同声相应者相互的慰藉。

网易考拉推荐

浅析法人人格否认制度  

2017-06-24 18:15:38|  分类: 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析法人人格否认制度 - 戌卓 - 戌卓雅苑

 


文/王永刚(戌卓)

 

公司法人制度是支撑现代市场经济的法律制度中最重要的制度之一。股东有限责任原则及其企业法人独立责任原则是现代公司法人制度的两大基石,对现代社会经济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但是,凡事都有两面性,“两大基石”同样是一把双刃剑。价值目标产权流转中的公平、正义等在人们追求经济目标时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忽视,传统的公司法侧重保护股东权益,却忽略了对公司债权人的保护。大股东把持董事会,存在着诸多缺陷,这为董事滥用公司的法人人格提供了逃避负责任的便利条件。现实经济生活中,股东利用公司人格独立性,滥用股东权利侵害债权人利益的现象时有发生。

法人格否认理论的出现最早可追溯到1809年的美国法院的一个判例,但“揭开公司面纱”这一概念的提出却是在1912年发表的一篇论文当中。从那时起,这个概念才被广泛地接受与使用。在这近一百年的发展当中,关于这一理论的研究已经相当深入,在司法实践中也早已有案例出现。

人格理论始于罗马法,罗马法律中的人与人格相互分离,而近代民法将自然人与人格完全同一,每个自然人从出生到死亡,都具有完全平等的人格,人格成为自然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法律保护它们并且不允许被剥夺与限制。这是因为近代民法认识到了人性,认识到了自然人的人格的伦理基础。自然人的人格表现了人类尊严、人类对个人自由和安全的向往,同进也表现了对人的生命、身体和人类情感的尊重,其哲学基础是人道主义和自然法思想。总之自然人的人格是一种直接体现个人尊严的法律工具。而团体人格即法人人格则无人性的内涵,不具备上述的伦理基础。法人人格概念,仅仅是将哲学、伦理学上的“人”的概念移植或者借用到司法领域的技术抽象成果,目的仅在于使某些社会组织(人或者财产的结合体)能够成为司法上权利义务的载体。(摘录自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YCGDgkTAC1J-BkMtKs1B3e8hYLXiAigv0h3eCsVwh_wIa4nWQnMkRf0kmgx57SManXkQnjIpT_J8abgyYpQwBrMQec93yxeRvmkuOTZdPjLUiT-fRM5YTC3aZR1Qx39-OMN38vAhdFgR618RNmD-T_)

创设法人格理论的动因就是经济功能,为了鼓励投资人投资和方便交易主体之间的交易快捷、迅速、降低交易成本。立法者通过承认法人的团体人格,将法人的人格与其成员人格相互独立开来,使其成员仅以其出资额为限对法人的债务承担有限责任,这样大大降低了法人成员的投资风险,而将这些风险分散到了与法人有关的其他利害关系人身上,因而大大鼓励了投资人的投资兴趣。

在司法实践中,如果有以下三种情况之一的,法官通常认定构成滥用公司的独立人格和股东的有限责任:

(1)公司与股东存在财产混同、业务混同和人员混同的情况。财产混同,主要表现为股东与公司资金混同(如共用一个银行账号),财务管理不作清晰区分等;业务混同,主要表现为股东与公司业务范围重合或主要经营业务互有交叉;人员混同,主要表现为股东与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或其他高管人员相互兼任,员工大量重合等,甚至经营场所、电话也完全一致。

(2)股东对公司进行过度支配和控制。如股东利用关联交易,非法隐匿、转移公司财产,或者母公司完全操纵了子公司的决策过程,使被操纵的子公司完全丧失了独立性,成为母公司的工具。

(3)公司资本显著不足,如股东未缴纳或缴足出资,或股东在公司设立后抽逃出资,致使公司资本低于该类公司法定资本最低限额,或实际注资与经营规模和经营性质相比显著不足等。

从举证责任来说,因为公司经营资料均为公司所掌握,公司债权人要证明股东存在滥用行为,有相当困难。司法实践中,倾向于要求公司债权人提供初步证据即可,即公司的债权人所提出的证据使法官对股东是否有滥用行为产生一定程度合理怀疑即可,此时,法官则将进一步的举证责任转移给股东,即由股东证明自己的行为是善意、公平和合法的。如股东要否认滥用的事实存在,须就此另行举证。对一人公司而言,根据《公司法》第64条的规定,一人公司的股东对是否存在滥用的行为负完全的举证责任。

根据《公司法》第20条的规定,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还应当具备结果要件,也就是须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只有股东的滥用行为导致公司丧失清偿能力时,才可适用该制度。如果公司具有清偿能力,则不存在否定公司法人人格的问题,也不得以任何理由要求股东对公司债务直接承担责任。

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表述属于传统的揭开公司面纱的场合。因此有观点认为公司法尽管引入了法人人格否认,但对于关联公司人格混同这一类行为却未有涉及,以致找不到人格否认适用于关联企业人格混同的具体条文。在审判实践中,要对人格混同的关联企业实行人格否认,只能依据民法基本原则准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理论,而不能直接适用公司法第二十条。其实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理论的实质是在公司独立人格被滥用后,得以揭开公司面纱,即绕过公司而直接追究隐藏在公司法人背后的股东的责任。关联公司人格否认与传统的人格否认制度在法理上并无二致,二者概念区分的意义在于责任流向上的差异,即关联公司人格否认,债务首先从被控制的公司流向控制股东,接着从该控股股东流向其他受制于该股东的具有关联性的公司。

关联企业也称为关联公司,是指企业之间为达到特定经济目的通过特定手段而形成的企业之间的联合。此处所谓特定的经济目的,是指企业之间为了追求更大的规模效益而形成的控制关系或者统一安排关系;特定的手段则包括通过股权参与或者资本渗透、合同机制或者人事链锁、表决权协议等各种手段以达成干预之目的;企业之间的联合则指的是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企业之间的联合,从而把营业部、分公司等不具有独立法人人格的分支机构的情形予以排除。在学理上,由于关联方式的不同,关联企业可以分为事实上的关联企业和合同上的关联企业。事实上的关联企业是通过控股方式建立起关联关系的企业,而合同上的关联企业则是以签订合同的方式建立起关联关系的企业。实践中对于关联企业的认定较之于学理要严苛一些,一般说来,关联企业是否需要纳入法律调整的范畴取决于企业之间的控制程度。基于不同的法律文化和社会环境,各国判断关联企业的标准并不一致。根据公司法第二十条的规定,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必须满足三个要件:第一,主体要件。只有公司的债权人能够提起法人人格否认之诉,其余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即便与公司存在债权债务关系也不得主张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第二,行为要件。须有股东实施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行为。第三,结果要件。股东滥用权利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公司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相应地,对人格混同的关联企业适用法人人格否认也应当依循这几个要件。(摘自《上海某不锈钢有限公司诉无锡市某不锈钢有限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案》,载于《商事法律文件解读》2016年第5辑(总第137辑),杜万华主编,人民法院出版社2016年5月出版,作者: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张明月,印希)

在我国,同一股东设立若干公司,并完全控制这些公司的运营,即“一套人马、若干牌子”的关联公司模式非常普遍。因此,根据关联公司大量存在且独立性难以保障的情况,将法人人格否认的规制适用扩展至关联公司之间的人格否认,符合我国确认这一规定的立法意图。关联公司人格混同的原因多是由于股东滥用了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否认关联公司各自的独立人格,将各个关联公司视为一体,对其中特定公司的债权人承担连带责任,不过是将滥用关联公司人格之股东的责任延伸到完全由他们控制的关联公司上。在关联公司人格混同的情形下,扩展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体现了比照最相类似的条款、类似情况类似处理的原则。2013年1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第四批指导案例中15号案例(徐工集团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诉成都川交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案)对人格混同的关联公司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情形,扩展适用了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法院的裁判理由中援引了公司法第三条第一款“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及第二十条第三款,判决关联公司对外部债务承担连带责任。15号指导案例的出现即明确了对该条款的解读:关联公司利用人格混同逃避债务时,为维护债权人的正当利益,实现公平,应参照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由关联公司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日本学者森本滋曾做过一段精辟解说:“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法理是指对照法人制度的目的,就某一公司而言,贯彻其形式的独立性被认定违反了正义、衡平的理念,并不对该公司的存在给于全面否定,而是在承认其法人存在的同时,只就特定事案否定其法人人格的机能,将公司与其股东在法律上视为同一体”。可见,法人人格否认理论在本质上绝不同于法人否认说,相反却是以承认公司具备独立法人人格为前提条件只针对特定个案中公司独立人格予以否认并对特定的个案中失衡的利益体系进行事后的调整与规制。正如英美学者颇具浪漫色彩的描述那样,这是在“由公司形式所竖立起来的有限责任之墙上钻一个孔,但对被钻之孔以外的所有目的而言,这堵墙依然矗立着”。因此,在适用法人格否认理论的场合下,绝非等同于完全彻底地否认公司的独立法人格,这有别于撤销公司成立、解散公司法人组织等措施。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诉讼中,当事人间存在两层法律关系:一层是债权人与公司之间的债的关系;另一层是债权人与股东之间因股东滥用公司人格权利而引发的法律关系。因为在公司法律制度中,法人人格否认制度适用“一案一否定”原则,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本身不能单独作为一种案由而提起诉讼,只能是在特定情形的特定法律关系中对公司独立人格的具体否认,否则就导致了对公司法人人格的永久否定。因为在特定情形下对公司法人人格的否认只是暂时的,并不影响在其他情形下公司独立人格的具备。所以在司法实践中,只宜以第一层法律关系及即债权人与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来确定案由。

我国公司人格否认制度的适用范围过于狭窄,应当扩大适用范围。按照新《公司法》的规定,公司人格否认仅仅适用于“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情形,然而现实生活中股东滥用公司人格的情况却很多。有的股东为了减少支出扩大盈利,滥用公司人格逃避各种税收和费用的征收,极大的损害了国家行政管理的秩序和社会公共利益;有的股东面临各种法定义务,不是积极的履行而是利用公司人格人为改变其法定义务的适用条件从而规避法定义务;有的股东用公司独立人格掩饰其真实的目的,把公司人格当成逃避约定义务的工具,使合同对方当事人陷于极为被动的境地;有的股东通过财产混同、业务混同、组织机构的混同使公司失去了自己的意思,变成一个完全受制于人的空壳,失去了公司本身存在的价值。而这些行为除了新《公司法》第64条中有关一人公司财产混同的规定外,别无明确规定。仅把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规定为适用公司人格否认的情况,范围过窄,不利于充分发挥公司人格否认的法理精神,不利于制约滥用公司人格,不利于保护债权人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也难以实现公司法人制度的健康发展。另外,《公司法》关于公司人格否认的规定过于笼统,仅对公司人格否认做了原则规定,却没有详细规定其适用条件。

公司是由人与人创建的,由人操作、控制的,难免会有疏漏、有人的私心,也难免产生利益的侵害。而且在我国对于债权人的保护力度不足,债权人利益得不到有效保护,为了防止合法利益受到侵犯以及保护债权人和社会公共利益,研究和发展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具有重要意义公司法人格否认制度不是对公司法人独立人格的否认,而是对法人制度必要的、有益的补充,是法人制度的完善和发展。公司法人格否认制度的法理精髓在于维护公司法人制度建立的初衷,并使之在获得补充和完善的基础上发展。尤其在经济全球化的当今社会,市场经济在各国相继建立和趋于完善,个人经济规模实力显著增强,但公司法人却屡现信用危机、道德滑坡等诸多公司问题。公司是现代社会经济生活的主体,无论是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国家对于公司的设立都有一定的标准,如果动辄否认其法人格的存在必然影响到公司法人格制度本身,进而动摇投资人的信心,限制经济的发展。因此在适用公司法人格否认时必须慎之又慎,结合具体的情况做出最合理的分析,保证在维护债权人利益的同时提升公司的信誉。

 

2017.6.24 in 酒泉市肃州区

 

————————————

相关法律规范:

1.《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2013修正)

第二十条 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

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2.《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告[2014]47号——上市公司章程指引》(2014年第二次修订)

第一百九十二条 释义

(一)控股股东,是指其持有的普通股(含表决权恢复的优先股)占公司股本总额50%以上的股东;持有股份的比例虽然不足50%,但依其持有的股份所享有的表决权已足以对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股东。

(二)实际控制人,是指虽不是公司的股东,但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能够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人。

(三)关联关系,是指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企业之间的关系,以及可能导致公司利益转移的其他关系。但是,国家控股的企业之间不仅因为同受国家控股而具有关联关系。

 

3.《保险资金间接投资基础设施项目试点管理办法》

第九十四条 本办法所称关联关系是指有关当事人在股份、出资方面存在控制关系或者在股份、出资方面同为第三人所控制。

 

4.《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

第一百零九条 企业所得税法第四十一条所称关联方,是指与企业有下列关联关系之一的企业、其他组织或者个人:

(一)在资金、经营、购销等方面存在直接或者间接的控制关系;

(二)直接或者间接地同为第三者控制;

(三)在利益上具有相关联的其他关系。

 

5.《特别纳税调整实施办法(试行)》

第九条 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九条及征管法实施细则第五十一条所称关联关系,主要是指企业与其他企业、组织或个人具有下列之一关系:

(一)一方直接或间接持有另一方的股份总和达到25%以上,或者双方直接或间接同为第三方所持有的股份达到25%以上。若一方通过中间方对另一方间接持有股份,只要一方对中间方持股比例达到25%以上,则一方对另一方的持股比例按照中间方对另一方的持股比例计算。

(二)一方与另一方(独立金融机构除外)之间借贷资金占一方实收资本50%以上,或者一方借贷资金总额的10%以上是由另一方(独立金融机构除外)担保。

(三)一方半数以上的高级管理人员(包括董事会成员和经理)或至少一名可以控制董事会的董事会高级成员是由另一方委派,或者双方半数以上的高级管理人员(包括董事会成员和经理)或至少一名可以控制董事会的董事会高级成员同为第三方委派。  

(四)一方半数以上的高级管理人员(包括董事会成员和经理)同时担任另一方的高级管理人员(包括董事会成员和经理),或者一方至少一名可以控制董事会的董事会高级成员同时担任另一方的董事会高级成员。

(五)一方的生产经营活动必须由另一方提供的工业产权、专有技术等特许权才能正常进行。

(六)一方的购买或销售活动主要由另一方控制。

(七)一方接受或提供劳务主要由另一方控制。

(八)一方对另一方的生产经营、交易具有实质控制,或者双方在利益上具有相关联的其他关系,包括虽未达到本条第(一)项持股比例,但一方与另一方的主要持股方享受基本相同的经济利益,以及家族、亲属关系等。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