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戌卓雅苑

时光深处,云烟纤缈,法理人生,智莫大焉

 
 
 

日志

 
 
关于我

王永刚:笔名 戌卓,律师/法律顾问,西北师范大学法学院。 不是想称孤道寡,而是相信灵魂永远只能独行。但在独行之中不拒绝同气相投、同声相应者相互的慰藉。

网易考拉推荐

[读书]儒法之争  

2017-07-01 11:57:56|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戌卓(王永刚)

春秋战国时期,用来维护奴隶主贵族统治的神权和宗法思想受到了极大冲击。礼崩乐坏,诸侯异政,百家异说。诸子百家关于国家和法的各种观点和理论蓬勃兴起,学术思想领域形成“百家争鸣”的局面,其思想均涉及法律思想。儒墨道法分别代表了不同的阶级的主张,但不论那种阶级的思想都希望能实现本阶级的愿望。而在先秦这一特殊的社会转型时期,社会次序混乱,奴隶阶层已经走向了没落,新兴地主阶层兴起,战争不断。各家思想流派在激烈的交锋后,只有法家思想被统治者采纳,因为他的思想主张切合当时的形势,顺应了历史潮流。
先秦儒家与法家思想的不同点:
法家与儒家所代表的阶级利益不同:儒家代表了封建新贵族的利益,因而其法律思想的基本点是为统治者建立统一的贵族政体出谋划策,维护宗法等级制度,教育百姓要安分守己。儒家代表提出了一系列维护“礼治”提倡“德治”重视“人治”的法律观点;法家是战国时期代表新兴地主阶级利益,主张“以法治国”的一个学派。“法治”的目的是富国强兵,具有为君主专制统治服务的明显特征。与儒家“礼,德,人治”结合不同的法家模式是“以法为本”,“法,势,术”结合。
儒法两家对法律作用的认识不同:儒家主张“先礼后刑,以刑辅德”,主张道德教化,以德去刑。儒家认为刑罚是教化的辅助手段,即“德主刑辅”,教化的主要作用在于防患于未然;法家认为法是衡量事物的标准的尺度,法律的第一个作用是定纷止争,《管子 七臣七主》说:“律者,所以定纷止争也。”第二个是作用是“兴功惧暴”,即鼓励人们立战功,而使那些不法之徒感到恐惧。
儒法两家在法律适用上的不同:儒家始终主张“礼治”,“礼者,贵贱有序,长幼有序,贫富轻重皆有称者。”其思想主张维护等级制,级别越高,特权愈多,权力也就愈大。而法家主张“刑无等级”,在保障国家和君主利益的基础上,平等的适用法律,无论贵贱一律平等,即所谓“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打破了儒家传统的“刑不上大夫”的法治原则。
法家的法治与儒家的人治: 儒家重视“人治”,即指统治者个人尤其是最高统治者在治理国家过程中的决定作用,提倡“圣贤治国”,主张将立法,司法权集中于“英明”的君主手中;而法家提倡重法、重势、重术。法是指健全法制,势指的是君主的权势,要独掌军政大权,术是指的驾御群臣、掌握政权、推行法令的策略和手段。主要是察觉、防止犯上作乱,维护君主地位。

“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和诸子并起,其精神和制度性的历史背景是西周以来确立的“礼乐”制度,它在政治上的“合法性”是所谓“天经地义”的,即“礼,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也。”(《左传·隐公十一年》)和“乐行而志清,礼修而行成,”“故先王导之以礼乐而民和睦。”(《荀子·乐论》) 但是这个理想化的制度构思经不起长期的历史检验,在艰难维系不到300年的时间里就被“四裔”和“诸侯”的内外夹击给摧毁了,即所谓“礼坏乐崩”。接着就是东周的“春秋战国”时期,应对内乱外患,中国人花了500多年的时间去探索重新构建“礼乐”制度,其思想原则是“尊王攘夷”,法家的人将之理解为“富国强兵”,儒家的人则将之理解为“富国教民”。两家皆属于“入世”的思想体系。紧接着齐国在东方称霸的是晋国在西部的称霸。晋文公的变法称霸、征伐诸侯居然在公元前632年两次盟会诸侯,先会七国之君于践土,后会诸侯之王于温,并迫使周天子亲临盟会,以宣示其中原霸主的“合法性”。晋文公在其变法称霸过程中频繁使用权谋和武力,加之“晋居深山,戎狄之与邻”,颇受夷狄风俗浸染,其制度和治道去中原“礼乐”理想甚远,所以孔子评说:“晋文公谲而不正,齐桓公正而不谲。”(《论语·宪问》)照我们现代对“法律”的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的差异性看,齐法家有“法治”精神,而晋法家只有“法制”的计谋。或许正是由于这个特点,当东周进入战国时期后,晋国的势力贵族和豪强也利用武力和计谋肢解了这个兴起于西部的霸主,公元前453年,韩、赵、魏三大家族豪强瓜分了晋国,是所谓“三家分晋”,这三家豪强势力,再加上齐、秦、楚、燕,构成了“战国七雄”。
    由于历史上秦晋比邻,而且又都受西部夷狄之风的感染—秦亦被中原诸侯常以“夷狄遇之”,所以不太顾及“礼乐”传统的约束,这就为那些想发展极端工具理性而实现个人抱负的法术之士提供了理想的场所,战国时期李悝、慎到、申不害和韩非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三晋的法律实践活动,形成了一个偏重法律工具理性“法术势”的“三晋法家”系统,加之其后在秦实行变法的商鞅和李斯,将“三晋法家”系统推向高潮,这是先秦法家的第二期,也确立起了先秦法家体系的主体。
儒法之争是中国自先秦至今曾遭遇过的两次社会转型的核心线索之一。在时代背景下普遍王权与王权制度的构建等问题,可以做出如下总结:儒法之争体现了思想自由与多元格局;法家高度的政治意志与统一手段恰为儒家所缺失;高超的礼法政治技艺对于当代求实精神有着很好的借鉴作用;儒法之争对现代世界观的重建意义重大,当代秩序的建构原则应包括:世界观的去魅化、政治观的去圣化以及生活观的去情化,并且,现代国际法应该迈向更加普世的一元论。

2017.7.1 甘肃.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